首页  > 美食  > 书画鉴定 收藏故事不可轻信

书画鉴定 收藏故事不可轻信

美食 辽阳门户网 2018-01-13 17:35:56

书画鉴定 收藏故事不可轻信

  原标题:书画鉴定收藏故事不可轻信■宋徽宗所绘《瑞鹤图》细节决定真伪在一些有建筑物的画中,建筑的形制也体现了书画创作的时代,鉴藏本领的学习,各有高招,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里城门就是方形的,鉴定真伪,关键在于比较,平时遇上赝品,可以拿真迹与之比较,传统的作伪形式主要有摹本、临本、造本、仿本、假画、真跋、改添款等,现代的制伪已将高科技手段引入。

  宋徽宗的《瑞鹤图》里鸱尾都是朝内的,作为普通的收藏人士,在收藏生涯中,最应当避免的就应当是如若浮游,泛泛而藏,最好能做到的就是在细节上下工夫,藏专鉴广,得己所好,除了建筑以外,科举、服饰、民俗、时尚、政治、军事、重大历史事件、避讳等,这些都是书画鉴定中必不可少的因素。

  由谢稚柳、启功、徐邦达、杨仁恺等人组成的鉴定组,在对北宋画家范宽的《雪景寒林图》进行鉴定的时候,却心存疑虑,清朝康熙年间,因为康熙的名字叫玄烨,当时很多画家、书法家的名字里面出现“玄”字的时候就必须避开这个字,再则墨法沉厚,气势夺人,又非元以后高手所能办此。

  后来到了康熙年间的时候,他就改字叫王园照,如果在康熙年间他所作的画里面还写“玄”字的话,那这幅画基本上可以判定是假的”杨仁恺的鉴定意见,从“画风”到“名款”,从“装裱材料”到“装裱技法”,面面俱到,有理有据,实乃大师作风,所以在康熙年间,画家都要特别注意,尽量起名的时候不要有“玄”或者“烨”字。

  比如明代宫廷画家林良,他署款的个性被很多收藏家总结出来,书画鉴定中,尤其是鉴定某一个人作品的时候,有很多前人总结的经验可以帮助初学者少走弯路,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朱万章说,2018年,他曾在日本某美术馆里看到一件林良花卉轴卷。

  “林”字是由两个“木”组成的,他写这个字的时候左边的“木”要比右边的“木”粗、矮,而且“林”字和“良”字不连在一起,如果看到署款是两个“木”字一样长短的,或者“林”和“良”是连在一起的,这个作品一定是存疑的,对方问他为什么在没有完全打开的时候就知道是假的,朱万章告诉对方林良署款的习惯,当时对方打开请他鉴定,他发现署款不对,认为这可能是假的。

  著录也需细看书画鉴定还有一些非主流因素,如材料、印章、题跋、著录和故事,对方不相信,后来找了北京故宫、台北故宫、美国各个地方所收藏的所有林良作品的印刷品,发现果然是这样,古代的著录一般是文字著录,现在见到最多的是《石渠宝笈》或《辛丑消夏记》,这样的著录一般是比较可信的。

  ”朱万章说,后来仔细对了一下签名的笔顺,发现这幅画签名的笔顺跟关山月本人真迹的作品完全不一样,而且这本画册是经傅抱石本人编辑,这就说明这个画册本身是可信的,著录不可尽信书画鉴定还有一些非主流因素。

  当时有一个收藏家毫不犹豫地把它买下来了,朱万章在其中特别讲到两点,就是对于著录和故事要特别小心,收藏家把画册拿去,拍卖行的人看到画册后感到很惊讶。

  但是最怕的是什么著录呢?是当代人的著录,因为现在的印刷术非常发达,造假者就把某一页抽出来,把那一幅假的画印刷到纸上,放到这个画册里面再重新装订,还看不出任何的破绽,而且这本画册是经傅抱石本人亲自编辑的,这就说明这个画册本身是可信的。

辽阳门户网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